顶部左侧文字后台主题配置修改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五花八门 正文 五花八门

为当“大向导”秦名誉请风水大师布下“八卦阵”

sxuz 2021-01-17 五花八门 33 ℃ 0 评论
为当“大向导”秦名誉请风水大师布下“八卦阵” 2021-01-14 10:13:05 政知圈

云南原省委书记秦名誉落马后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对他开除党籍的转达中指出,秦名誉理想信念损失,大搞封建迷信活动。

他是若何搞封建迷信活动的 ?

1月13日晚,云南省纪委监委推出的反腐警示专题片《清流毒——云南在行动》第三集披露,为求仕途通达,秦名誉放置风水大师在昆明市的名山——长虫山上,布下了“先天无极八卦阵”。

专题片直指,秦光 荣不信马列信鬼神,不问苍生问大师,是封建迷信活动的“带头人”。

小学文化的大师为他“排忧解难”

秦名誉在担任云南省省长时代,深受其信托的两名所谓大师是一对伉俪,陈志荣和张卫玲。

20多年前,这对小学文化的伉俪贪恋上气功,后从某国企告退以帮人保健推拿、调治身体为生。几年后,二人涉足风水行业,偶然帮主顾看风水、调磁场。

在此时代,伉俪俩一次经同伙先容为秦名誉疏通经络,调治身体。自此,秦名誉一步步最先迷信此二人的“神力”。

凭据陈志荣回忆,秦名誉称自己病得很重,经由二人几天的调治后,感受身体轻松不少。今后,二人便成为了秦名誉身边的红人。

陈志荣还透露,为秦名誉调治身体之初并不知道其真实身份,“几天后别人称其省长,我们两口子惊呆了”。

所谓大师为了蒙骗他人,多数宣称自己拥有异于凡人的手段,这一对伉俪也不破例。张卫玲在云南省纪委监委的镜头前称,她拥有天眼,可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器械。同时,另有看不到的师傅在向她默默教授治病技法。

以神鬼之事取得秦名誉的信托后,两位所谓大师还被要求调整秦名誉家里的风水、赴其湖南老家看祖坟。

据陈志荣透露,秦名誉要二人赴自己老家看祖坟的缘故原由让人啼笑皆非,“他说那段时间身体不太舒适,叫我们去他老家看一下祖坟。”

为秦名誉“排忧解难”多次,双方免不了款项上的往来。陈志荣认可,其女儿赴外洋留学时,秦名誉给他2万美金,过了一段时间又送给其10万元。

长虫山上的“八卦阵”

云南省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杨勇明是秦名誉的“圈中人”。为获得秦名誉欣赏,杨勇明投其所好,充当他大搞封建迷信活动的马前卒。

长虫山是昆明市西北部一座南北走向的名山,蜿蜒盘旋600余里,因形似一条长蛇而得名。

民间传说,清朝年间青城山一位羽士在长虫山布了“捆龙锁阵”,使长虫山上的九条龙飞走了七条,锁住了云南的龙脉,破坏了云南的风水,以是云南出不了“大向导”。

然而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,秦名誉对此深信不疑。

得知长虫山的传说后,秦名誉就想到了陈志荣和张卫玲,带着这两个所谓的大师一起登长虫山。

政知圈(微信ID:wepolitics)注意到,2013年,秦名誉曾在昆明召开“昆明城市规划建设调研座谈会”。据媒体报道,为开好那次座谈会,他举行了长达半年的观察研究。会前,秦名誉登上长虫山,并观光了铁峰庵文化遗迹。

杨勇明回忆说,在爬山的时刻,两个“大师”示意,长虫山的风水被破坏了,若是恢复好了,云南就会出主要人物,已往是出王,现在最少可以出国级向导。

秦名誉听了异常喜悦,那时就决定要恢复长虫山上的铁峰庵,并向两位“大师”追求破阵之法,以期飞龙回归,让自己的仕途加倍顺畅通达。

“我们在八个方位布了八个 先天无极八卦阵 ,然后在星形的地方再布一个,即是我们布了九个阵,由于九是在个位数内里最大的。破掉以后,以为气力还差一点,又搞了一个镇山石压在那里,压住对方的阵。”他回忆。

此外,杨勇明披露,破阵的资金是秦名誉约好的一个企业捐赠了80万。

专题片总结称,所谓大师显著是在谋财害命,但秦名誉不信马列信鬼神,不信组织信大师,在风水问题上绞尽脑汁,因溃烂而迷信,又因迷信而愈加溃烂。

纪检“尖兵”帮秦名誉“压案”

除了帮秦名誉“破阵”,杨勇明自己也最先效仿秦名誉,大搞封建迷信活动。

据他交接,昆明市委市政府大楼搬迁到呈贡之后,有人说办公室闹鬼。风水大师看事后,说大楼选址是在一块墓地上,盖楼的时刻没有清算清洁,导致阴气重,“他们就说在我办公室帮我封一封什么,来解一下。”

此外,杨勇明还辅助秦名誉举行恶意举报、诬告陷害等。

在获得秦名誉信托后,杨勇明的仕途也顺风顺水。

“客观说,通过跟秦名誉事情上的接触和周边这些人的接触,应该说秦名誉对我有一定的领会和熟悉。”杨勇明说:“那一年我也被提升为昆明市副市长,这内里一定有一定的缘故原由。”

有风水大师为秦名誉“保驾”,另有纪检“尖兵”为秦名誉“护航”。

在舒保明的牵线下,曾任云南省纪委纪检监察室三室主任的刀勇(之后历任昆明市副市长、市公安局局长,西双版纳州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)结识了秦名誉。随后,这位曾经的纪检监察系统“营业尖兵”就成为了滋扰纪检监察事情的“棋子”。

“厥后才知道,秦名誉问我的问题涉及到了他的家人,这个时刻我应该立马向组织上讲述,究竟案情涉及到向导干部的子女和家族。”刀勇说:“但我没向分管的向导汇报,心里就想着若何把这个案子压下来,由于秦名誉有了交接。” 不仅如此,刀勇还把掌握的线索作为“投名状”,向秦名誉泄露案情。

“作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,没有严格遵守办案纪律,没有根据事情制度要求严守事情隐秘,而是为了某个向导的要求,投其所好,为他提供了保密的一些内容,我以为是异常错误的。”刀勇说。

为表忠心2名正厅级干部给秦名誉下跪、推拿捏脚

作为云南政治生态的“最大污染源”“第一污染源”,云南原省委书记秦名誉最大的流毒是选人用人。

从湖南到云南,秦名誉一起走来,职务不停升迁,身边环伺的攀援者也在不停增多。

1月12日晚,云南省纪委监委推出的反腐警示专题片《清流毒——云南在行动》,5位秦名誉的“圈中人”现身。

龙雪飞

一边下跪 一边要挟

龙雪飞,原名薛飞,1964年8月出生于湖北监利。

他于1987年8月加入事情,曾任岳阳制冷装备总厂政治处宣传做事、岳阳电子仪器厂办公室秘书、《农民日报》社驻湖南记者站副站长、深圳商报社记者、大理州委宣传部副部长、云南省政府驻广州做事处巡视员等职。2018年6月退休。

2019年10月,龙雪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观察。

龙雪飞是秦名誉落马后,云南查处的清流毒第一案,其人生轨迹自从与秦名誉交集后,便走上了一条政治上攀援、人格上堕落、道德上沦丧的邪路,一骑绝尘,直奔深渊。

办案职员总结说,龙雪飞事情了31年,先后辗转4个省市,历经17个岗位,平均21个月就换1个事情岗位。到最后向组织忏悔的时刻,他说,就没有踏踏实实实事求是做一点实事,基本上都是一起走、一起跑、一起要,一直跑到自己退休。

“是党和人民把我从一个讨饭的托钵人,一步一步培育成为一个正厅级干部。我们家里至少三代人深受 国恩 。以是说我感受到自己确实对不起组织,也对不起家人。我走到这一步,我真的很悔恨。我的眼睛已经哭肿了,我天天都要哭两到三次。”龙雪飞说。

龙雪飞对秦名誉的攀援和依附,从长沙就已经最先了。从湖南到云南,龙雪飞是跨越千里一起尾随秦名誉而来的攀援者。

秦名誉到云南任职后,龙雪飞很快便向其示意自己也想到云南事情,多次请求秦名誉将其调至云南,但都遭到拒绝。

为表忠心,他毫无节操地向秦名誉配偶下跪。

“我就说,你们待我恩重如山,请受我一拜。人生当中唯一一次,仅此一次而已。”龙雪飞说。

办案职员回忆,(龙雪飞)那时扑通一声跪下去,就讲“生我者怙恃,知我者叔叔阿姨。我无依无靠,无亲无故,以后的话就靠你了”。那时,黄玉兰(秦名誉妻子)吓了一大跳,这么多年没见过党内的同志、党员干部在自己眼前扑通一声就跪下去。

这是龙雪飞的“软招数”,他还手握“硬招”。

秦名誉曾在忏悔书中说道,“湖南一个记者手里掌握着我的把柄,为了不冒犯他,我多次出头帮他调动提升。”

这个记者就是向秦名誉配偶下跪的龙雪飞。

秦名誉在长沙任职时代,出于政治目的,让龙雪飞写内参揭发其他向导干部时,曾给过龙雪飞一份质料。厥后,龙雪飞便以此为要挟,经常敲打秦名誉。在龙雪飞的软硬兼施下,2003年6月,他得偿所愿,从深圳调任大理州委宣传部任副部长。

秦名誉妻子还问秦名誉,“这是个小人,你还用?”秦名誉则答道,小人不能不用,否则他也会跟你过不去,但不能重用。

“我是奔着传媒团体老总的位置来的,我想做跨国传媒团体的老总,这个梦想我一直没取消。作为媒体人一定立志要做到传媒团体的董事长,做到巅峰状态,然后到东南亚开疆拓土。既然有这个志向,那么他欠好,我也就欠好。”龙雪飞说。

在一样平常来往中,龙雪飞还千方百计与秦名誉配偶套近乎、拉关系。为找到共同话题,文化素养不高的龙雪飞曾在半个月内通宵达旦、废寝忘食地研读历史人物,特别是曾国藩传记,通过念书感言博得秦名誉一笑。

此外,他还热衷于走夫人门路,对黄玉兰大打老乡牌、亲情牌,搞感情投资,多次行使逢年过节的机遇给其送家乡土特产、购物卡和红包,极尽讨好取悦之能事,通过黄玉兰在秦名誉眼前为自己加官进爵吹枕边风。

在秦名誉的一起提携辅助下,龙雪飞屡获提升,甚至在云南出书团体公司组织架构中并无总编辑职位的情况下,照样将其提升为该公司的总编辑,官至正厅级。

办案职员说,实在龙雪飞在出书团体基本上不干什么事儿,三天两头就往秦名誉家里跑。对外声称,今天要跟秦名誉用饭、明天要为秦名誉做事,口口声声张口缄口秦名誉。

龙雪飞举了一个例子:“我说我昨天晚上到名誉同志家里去,(他)11点钟还在看稿子,明天另有讲话。我说我也搞不懂,当到这么大的向导为什么把稿子看得这么主要。我就是(这样)变着法子说出来。”

“成也秦名誉,败也秦名誉。”龙雪飞总结说。

许雷

千方百计靠近秦名誉的儿子

美政府提前30年解密了一份美“印太战略”文件 外交部:这份文件至少犯了三大错误

来源:环球时报-环球网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 记者 张卉】2021年1月13日,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,部分内容如下。问:据报道,美政府提前30年解密了一份美“印太战略”文件,包括保卫台湾、帮助印度崛起来制衡中国、维持美地区主导地位等,中方对此有何评论?答:美方一些政客企图通过解密有关文...

许雷,1966年10月出生于湖南省岳阳市。

他于1988年7月加入事情,曾任云南建工团体总公司海南公司总经理,云南省投资控股团体有限公司副总裁、党委委员,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团体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等职。

2019年5月24日,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自动投案,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观察。

“我以为我这个案子也是一个攀援的典型,攀援了两任前省委书记。通过攀援秦名誉解决了副厅,攀援白恩培解决了正厅。”许雷总结说。

他若何打通了攀援白恩培和秦名誉的渠道?

许雷是湖南岳阳人,与秦名誉同乡。秦名誉刚到云南时,与湖南老乡在一起用饭,许雷通过一个高中同学先容,熟悉了时任云南省政法委书记秦名誉。

一来二去,来往多了,关系也就亲切了,许雷便踏入了秦名誉的圈子,并认真地谋划起这份关系。

从2000年最先,他延续10年春节、中秋节给秦名誉送红包60万元。

除了例行造访,许雷还千方百计靠近秦名誉的儿子秦岭。

他行使自己在城市建设投资团体有限公司的职权,先后多次向秦岭先容项目,辅助其解决投资问题,甚至在项目销售不佳的情况下,放置职员垫付股权转让金,让秦岭全身而退。

“我把两个项目先容给他,他也介入了,然则两个项目都没有赚钱。我心里始终以为,亏了就对不起秦岭了,以是后面就想设施来填补。”由于忧郁秦岭对自己有意见,影响其在秦名誉心中的形象,许雷将鲁逸荣(造孽商人)送给他的500万元贿金,分两次转送给了秦岭,以示讨好迎合。

攀上秦名誉后,许雷自然成了秦名誉在资源领域朋分国有资产“唐僧肉”的代言人。通过许雷之手,秦名誉及其儿子架通了权力到资源的桥梁,谋取了巨额造孽利益,而许雷则顺势打通了政治上升的捷径。

此外,许雷还行使自己的职务便利,辅助白恩培的女婿郝刚获得了城投置业3亿多元的修建工程项目,以此取悦白恩培。

“那时一个工程,他(郝刚)要加入投标。我就给他打招呼,让他中了一个标段,就和他建立了关系。他也就把我先容给他老岳父,两年的春节都放置去他家里探望白恩培。”

秦名誉自动投案,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观察的信息宣布后,在党纪国法的壮大震慑下,本就畏惧自己违纪违法事情败事而惶惶不能终日的许雷,深感自己难逃法网。

于是,他放弃侥幸心理,在秦名誉落马两周后也自动投案。

张朝德

给秦名誉推拿捏脚

张朝德,1962年8月出生于云南威信。

他于1986年8月加入事情,曾任昭通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,云南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央秘书长,云南省委副秘书长、省委办公厅主任,云南省委台湾事情办公室党组书记、主任,云南省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等职。

2020年1月2日,张朝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观察。

出生于一个穷苦农民家庭的张朝德,早年间深受贫困之苦,肩负家人厚望,希望通过自己来改变家族的贫困。

2000年,在一次集会上结识秦名誉后,张朝德便牢牢抱住这棵大树,捉住一切可能的机遇靠近秦名誉,一再向他表忠诚、表忠心、表刻意。

为了谋划好与秦名誉的关系,张朝德在送礼上煞费苦心,经常行使节假日到秦名誉家送虫草、野生天麻等土特产。

之以是这样选择,他自有一番思量。

“送钱我以为有风险,对向导干部有风险,对我自己也有风险。他们知道虫草的价值不低,对他们的康健有辅助。以是我以为,送虫草这种方式是容易让他们记着的。”张朝德说。

不论是事情上照样生涯中,张朝德都起劲扮演好“勤务员”的角色,甚至违反纪律划定,为秦名誉及其夫人提供一些非正常事情范围的保障服务。

“(秦名誉)有一次生病,他又坐的时间比较长,我去给他推拿过腿,捏过一下脚,让他来缓解一下。”张朝德说。

张朝德不仅对秦名誉刻意攀援,还对其夫人黄玉兰各样讨好。

“我有一次他们家里,看到她(黄玉兰)拿着艾条在身上灸自己,我就自动问她那里不舒适,她讲她出汗怕冷。为了跟她关系搞近一点,让她以后跟秦(名誉)多说好话,我从河南那里找了中医针灸方面的专家专门过来,给她治疗了也许一个星期左右。”张朝德回忆说。

除了攀援秦名誉,张朝德还双管齐下,对时任副省长曹建方亲切追随,在饭局上“唱赞歌”,给其孙子压岁钱,甚至让自己表姐到曹建方家当保姆,还自掏腰包,每年给其表姐1万元奖金。

“当我到了办公厅以后,我就跟他(曹建方)汇报事情。他就说他家内里的保姆换了几茬,找了几个都不满足。他这样一说,我就自动跟他说,我给他解决难题。”张朝德说。

后经曹建偏向秦名誉推荐,2012年12月,张朝德得以担任云南省委副秘书长、办公厅主任。

“以为当官,当大官,可能会更好施展自己的才气,更好谋私,也更好培植自己的势力,(我)就花了许多的精神、物力、财力去拉关系、走后门、搞攀援、接天线,干这些事去了。”张朝德总结说。

姜兴林

被查时 家里还摆放与秦名誉合照

姜兴林,1967年12月出生于云南安宁。

他于1991年7月加入事情,曾任云南省玉溪市政府副秘书长、市土地储备中央副主任,华宁县委副书记、县长,峨山县委书记(正处级)等职。

2019年11月,姜兴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观察。

将“找准了山头,就能够出头”奉为圭臬的姜兴林,自从在政治掮客舒保明的饭局上,看到秦名誉后,便动起了进入秦名誉“圈子”的小心思。

那时担任昆明阳宗海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副主任的姜兴林,一心想谋得职位的升迁,便在舒保明的指点下备了一桌风味大餐。

为了让向导吃得喜悦,姜兴林专程请厨师经心准备菜肴,席间更是鞍前马后,极尽攀龙趋凤,将精明懂事演绎到极致,将适可而止的献媚伴着适口的饭菜送到向导的嘴边。

几回饭局后,秦名誉终于记着了,“这是会做菜的小姜”。

因在“圈子”中察言观色、左右逢源的特点,姜兴林还收获了一个“别致”的外号“小精灵”。

办案职员示意,姜兴林虽然文化水平不高,但异常善于察言观色,向导一个眼神一个动作,他就能体会到向导的意图,体会到向导想要什么。

“由于自己一加入事情就在企业事情,后面又到了政府事情,然则几回都是没有通过起劲实现自己的愿望,都是别人把自己原来预想的位置所取代,以是泛起了心理失衡。”姜兴林说。

正常的人事变动,在姜兴林眼里却变成了别人顶替自己的位置。以是进入“圈子”不久,姜兴林便最先钻营职位升迁的事儿。

2012年底,他分两次将现金200万元交给舒保明,请他将钱送给秦名誉,为其钻营阳宗海风景名胜区管委会主任之职。

“那200万块钱交已往了,那时我去到他家,我说这个是给我们做菜谁人小姜,让我带点器械给你,孝顺你一下,希望请你能调整一下事情岗位。”舒保明说。

2012年底,姜兴林迅速调任了昆明市寻甸县委常委、副县长;2013年4月起,又先后担任玉溪市政府副秘书长,市土地储备中央主任,华宁县委副书记、县长,峨山县委书记等职。

7年8个岗位,而且是异地交流。从政府到企业,又从企业到政府,每个岗位任职时间平均不到一年,最短的3个月。

由于在圈子受益,以是姜兴林将“圈子”视若至宝。被查时,他在家里显著位置经心摆放他和秦名誉的合照,并引以为荣。

“现在回想起来绝对是很悔恨了。谁人不是为荣,是为耻。”姜兴林说。

和正兴

给秦名誉特定关系人“脱罪”

和正兴,纳西族,1960年1月出生于云南玉龙。

他于1977年1月加入事情,曾任云南省检察院干部处副处长、组织处副处长、组织人事处副处长,玉溪市检察院副检察长(挂职),云南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,云南省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,云南省纪委副书记,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、常务副院长(正厅级),云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省人大常委会法制事情委员会主任等职。

2019年4月1日,和正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观察。

时任云南省纪委副书记和正兴对外是纪法维护者、反腐斗士,背后却执纪违纪,执法违法,不信马列信鬼神,理想信念严重崩塌。

通过官员和熟人引荐,和正兴攀援上了秦名誉这棵大树。当秦名誉在家约见和正兴时,和正兴暗自窃喜,以为自己有机遇到州市担任一把手了。

“(秦名誉)约好了要见我,我自己也以为是不是有希望了,心内里一定是很喜悦的,特别是要到家内里见,还不是在办公室。”

然而秦名誉看上的并不是和正兴的能力,而是他手中掌握的执纪审查权。

蒋某某是秦名誉的特定关系人,在文山州都龙锡矿的改制中获取了巨额利益,并在事发前移居外洋。为了给秦名誉交上一份满足的“敲门砖”,根据秦名誉的授意,和正兴行使分管涉及都龙锡矿案件的便利,通过事情上的放置和要求,到达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的目的。

只管和正兴对秦名誉各样讨好,逾越党纪红线完成了秦名誉交待的事项,但他却只是秦名誉的一颗棋子。他想到州市担任一把手的黄粱美梦终究没有实现,一朝落马才发现自己完全是被行使了。

(原题目:为当“大向导”,秦名誉请风水大师布下“八卦阵”)

(责任编辑:林启辉_NB13068)

版权说明:如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为 王者租号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

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

网站地图关于我们